【谢绝转载!】

TransFormers/全职/三国/ES
威红 | 叶蓝 | 曹郭 | 铁红

荀颜/辛落风,称呼随意。甜食爱好者。

“无事献殷勤,非……”
“非常喜欢你。”

*情话墙上看到的梗。
*片段。
*程意x林随,老久的校园人设了,拉出来遛遛(……)


程意提着两大袋东西一口气爬上五楼,走到宿舍门口腾出手准备掏钥匙时才发现门留了道缝儿。

他便推门进去,瞧见里头情况,眯了眯眼拉长声音喊道:“林随——”

左上铺的人背对着门倚靠在豆腐被上,揽着抱枕盯着手机屏幕正不亦乐乎。听到声音身子猛地一激灵,手机便不偏不倚地砸在了肚子上。他揉揉那处,回头看程意,有点怨念地叫道,“小阿姨。”

程意轻哼,懒得和林随计较这个难以言喻的称呼,把东西放到长桌上。

“你是好利索了?这就露个肚皮玩手机,体格倍儿棒。”

林随干笑两声,苦着脸扯下衣摆把自个儿白花花的肚皮给遮住了,“我就看看这两天的球赛。天这么热这个点儿又没空调……哎,不就发个烧吗,回家躺了一天,结果我妈把我盯得跟什么似的,电子产品我愣是边儿都没摸到一个,清心寡欲得不行!”

程意瞧着他那可怜兮兮的小表情,有点想笑,冲他招招手,“行了,下来吃点东西。你什么时候醒的?”

“醒了没多久,刚看了两分钟就被你抓包了。”听到有吃的,林随两眼发亮,扔了抱枕,爬梯也只踩了一阶,就猛虎落山似的跳到地板上。

“你都买了些啥?”林随穿了拖鞋迫不及待地拉开椅子坐下。他眼神直往鼓囊囊的袋子上飘去,双手在桌上不安分地乱动,却很懂礼貌地并没有直接去翻别人的东西,即使这个别人是他最铁的兄弟。

程意顺势坐在他对面,抬手指指其中一袋,“储备粮。”又指指另一袋,“咱们的晚饭。”说着便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

食天行的瑶柱粥、糯米饭、虾仁炒面;文翠轩的千层蛋糕、抹茶红豆卷;锦字铺的水晶饺、玉米饼、灌汤包、紫芋糕……

长岳高校为了打造一级宿舍环境,不仅在宿舍布局及设施上大下功夫,贯彻了“一室六人,宽敞明亮”的原则,更是在学习方面也不放过,除却小书柜,还在正中央特意放置了一张大长桌,以便各位舍友相亲相爱,共同学习。此刻这张足够八个人共同学习的大长桌,竟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程意所说的“咱们的晚饭”给占了去……

卧槽!卧槽……林随看得直发懵。阿程这是带了一宿舍的份吧?卧槽,如果我们记错的话,这些吃食都是那条远近闻名的十字街的?食天行和锦字铺不是一个街头一个街尾么!?

林随沉浸在“我的晚饭来得好不容易阿程他好不容易天啊有友如此夫复何求”的巨大震惊与感激之情中半天也缓不过劲儿来。倒是程意看不下去了把粥推到人面前,“喂,林随,还不饿呢?”

“……阿程啊,”林随简直是看再生父母一般看向程意,“你、你就是新世纪好男人啊!”

程意乐了,好笑地问他,“不就顿饭吗?”

林随此刻已掀掉碗盖往嘴里送粥了,尝到美味满足地眯了眯双眼,像只猫儿样,“不一般的晚饭!世界上顶好顶好的阿程!”

程意深知林随“有奶便是娘”的本性,此刻却也控制不住嘴角笑意的扩散,右手撑着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林随喝粥。

林随抬眼去看程意,只觉得今日的阿程好看得晃眼。他向来知道程意长相不俗,可终究只是个模糊的概念。此刻他是懂了,认为什么帅哥小美人儿也比不上阿程了。那双黑眸中似有万千光辉,藏着浩瀚星河,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林随盯着程意眼中映出的自己的身影,心中一动,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不清醒,脱口而出,“阿程,你怎么对我那么好?”

刚问完他就后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觉得自己问了个娘们兮兮的问题,太不好意思了。

什么“那么好”?就该这么好!自己待阿程也好得很!我可是把阿程当最铁的兄弟了,每次离校外出比赛都趁此机会给他带了好多水果蛋糕回来好吗!阿程要是不对自己好些……哼哼。

他全然没发觉自己的内心活动也挺娘们兮兮的。

程意一直但笑不语,并没有想回答的意思。

林随也就不追问了。阿程今天的心情貌似很不错,他这么想,哪像平常似的吝啬笑容。他被程意的目光看得心中发软,嘴上忍不住乱跑火车:“啧,我听说人家泡小女朋友就这样,想着用糖衣炮弹把人小姑娘给攻略下。什么送早餐课间餐啊、帮做笔记教人做题啊、晚修后给人安全送回宿舍、人生病了做牛做马伺候个妥妥帖帖啦……”他越说越发觉不对劲儿,声音不由走低,心慌慌地跟触到了什么十分关键的事一般。

卧槽!这、这……怎么主角这么眼熟啊?难不成他认识?谁来的?这么惊恐地想着,他脑中猛地浮现出某道身影,修长的,挺直的,如松似竹。还有那双黑眸,其中藏了个小银河般。

阿程……他在心中默念,各种场景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初次见面居高临下俯视他的阿程、升旗礼上司旗走过他面前分了目光看他的阿程、由于自己老忘记吃早餐而又送蛋糕又送牛奶的阿程、担心他比赛跟不上课程拿着U盘去向老师拷课件的阿程、等着他这个老在教室学习到熄灯前十五分钟的人一起回宿舍的阿程,现在……嗯?将他伺候得妥妥帖帖的阿程?

不、不对啊!卧槽!为啥我会想到阿程啊啊啊!林随内心尖叫呐喊,被自己可怕的联想能力吓得手上的勺子都停了。他狠狠地晃晃脑袋,恨不得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给甩出去,眉头拧在一处,下意识地去看程意。

程意好像就在等他这一眼,直直地回望他,似要望进人心里去。

这个认知让林随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程意就这么盯着他,缓慢地、意味深长地问道,“那你觉得我伺候得妥帖吗?”

当然啊!妥帖得我觉得自己几乎是个废人了!林随猛点头,又飞速摇头,这个发展不对啊!咋回事儿?咋回事儿!不是在说小情侣么?

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不自在,有意打个哈哈想糊弄过去,“那是人泡小姑娘的手段呢!阿程你啊,哼哼,无事献殷勤,非……”

“非常喜欢你。”

“啪嗒!”林随手一抖,塑料勺子掉在了桌上。

程意仍是笑意吟吟的,只是眸色深沉。他轻叹一声,似无奈似宠溺,“怎么你总是抓不住东西?”
林随已没有心思管勺子不勺子的了,他双手撑住自个儿可怜的小脑袋,认为自己一定是又烧糊涂了出现了幻听。

嗯,没错!他定定心神,决定读条重来。

“我是说,阿程你无事献殷勤,非……”

“非常喜欢你。想亲你,想抱你,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程意稍停,一字一顿地说,“林随,我想泡你。”

林随双眼瞪得溜圆,这手该放哪?脚该放哪?咋摆呢!?他想敲敲脑袋看是不是信息接受系统出错了,又或者是理解能力有误。程意说了什么?刚刚听他最铁的兄弟是说想和他困觉而不是一起去上晚修???

他脑子乱糟糟地,心里也好不到哪儿去,费劲儿地消化着程意话中的信息量,许久才颤巍巍地指着程意,找回了自己的语言能力,“我、你……你……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宇直吗!?”

程意毫不客气地握住了林随伸出的手,惹得对面人瑟缩了一下却挣不出去。程意想,林随肯定不知道自己此刻满面羞红的样子有多可爱。他用了点力气将人的手握紧,轻柔而又郑重地说道,“林随,我在追求你。”

旋即,改握为牵,在林随手背上蜻蜓点水般地印下一吻,无比虔诚。

这一下,一触即离。

这一下,心湖涟漪。

……怦怦……怦怦……

—Fin.—

评论

© 千里落花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