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追风荀阿颜

[全职|包罗]老大可是会永远保护小弟的啊

*此梗来于12.28我搭公交回校所发生的难受事儿——苦不堪言

*但是我依旧是对包罗爱不止啊_(:з)∠)_无论啥梗都是爱爱爱爱爱亲近生活接地气的包罗罗罗罗!!!

*跨年码文也是拼唉唉唉新年快乐咯第一文献给包罗!!!

*依旧时间轴混乱细节细节细节不要在意!!!

*怀刃荀颜

 

 

-1

十二月二十八日。

罗辑瞧了瞧电脑旁的日历。

 

距离新的一年仅仅还有三天。全明星周末举行在即,为期两天半的盛会,原本进行着的职业联赛也因此而停赛。各战队也趁此机会一边准备着全明星周末一边稍稍放缓了战队训练节奏以作调整休息。

兴欣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不说是放了假那般轻松,但各人在完成了团队磨合训练以及叶修针对布置的训练包之后,也有了一些相对松缓的自由时间。

 

完成了训练内容,保存了进度并顺手用蓝色圆珠笔在自己专门列出的计划表中专属于“训练”的一栏后的小括号中打了个勾表示任务完成,罗辑这才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他放下笔,双手十指却不自主地又摸上键盘,猛地想起已经将训练包退出才扯扯嘴角略失落地弯了弯十指,认认真真地做起了手操。

自己是不是训练得有些入魔了?

他甩了甩头想将这念头甩出,注意力再次放回由于训练和气温双重原因而僵硬的十指上。

手操完毕,罗辑又瞧了两眼计划表,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就起身离座走向叶修所处的方向。

按照计划表上的安排,现在该出门去购买几本数学资料书和逻辑训练书了。

向叶修说明了申请出门的原因,叼着烟正抽得烟雾缭绕的兴欣队长在意思地表示了一下对于数学家的有着“国宝”之称的脑袋的关怀之后,烟灰都不带抖地就大手一挥批准了申请。

 

罗辑将钱与手机放进了单肩包里,最后一次认认真真地将计划表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确定再没有什么遗漏,才弯腰去将鞋带好好系了一遍。

正准备直起腰背,突地有一股力道狠狠地拍了上来,狠得罗辑差点没被这一掌拍得直往地上咳出几口血。

“哎小弟!你这是干吗去啊?”

好似随口一问的语气,罗辑根本连脚指头都不需要用上就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于是他翻翻白眼,直起身子想怒视几眼这不知轻重的家伙,字眼滚到了舌尖最终却只是被他无奈地托出,“去买书……”

包荣兴“哦哦”两声,眉毛跳了一下。罗辑直感不好,连回见的手势也没有打转身就走。才走了两步就被包荣兴追上,就见那人摩拳擦掌,一脸跃跃欲试,却好像恩赐一般地冲他说:“听上去很有意思的样子啊!那老大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出门一趟吧。”

谁要你陪啊!罗辑眉毛跳了两下。本来他也不是这么容易暴躁的人,但一遇上包荣兴这么脱线还脱线得理直气壮的人,他无法不承认自己的底线被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更何况明明一脸兴奋还要说什么“勉为其难”包子这情绪语言严重不搭得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罗辑侧了侧身子,全然不掩饰自己对于包荣兴的抗议,“不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老大陪你出门还不知福,小弟你真是越来越不把老大我放在眼里了啊。”包荣兴嘴上这么说着,一手却抓过罗辑肩头拍了两下。

怎么出个门还要被包子缠上啊!罗辑欲哭无泪,明明一脚都快迈出兴欣的大门了,此时却不得不回望叶修,求救般地只希望大神再次大手一挥收了包子。

于是叶修就大手一挥地让包荣兴陪罗辑出门了,还特意叮嘱了两句叫包荣兴不要乱来要好好保护国宝。

包荣兴如奉圣旨般忙不迭地点了好几下头,过来就把一脸“死期已至遗言未书”的罗辑给拽出门了。

——大神,保护国宝可以换一种方式的真的!

 

 

-2

纵使万分不愿,出了门后罗辑也无法将包荣兴赶回兴欣了。原因不外乎有两个,要不是包荣兴将缠着并狠狠烦他几通的本事儿发挥到极致,要不就是握起拳头朝他挥几下恶气冲冲地说着“连老大都敢赶你小子涨志气了是吧?”

罗辑头疼得只希望快点买完书回去。

 

下了地铁,拐个街角撞进视线的就是H市的购书中心了。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八日,离圣诞节过去也不过是三天,外国的圣诞节一向是月为单位度过,而在H市,街道上和店面的装饰也依旧透露出浓浓的圣诞气氛。

入目是一大片的圣诞元素。店铺的玻璃推门上张贴着笑得慈祥憨厚的大白卷胡子的圣诞老人图片,“Marry Christmas”的祝福被以各色喷漆喷在门上增添气氛。出售少女气商品的店铺更是在店前摆放了好几个毛茸茸的麋鹿玩偶,如巧克力一般的棕色皮毛,圆滚滚的红色鼻子以及鹿角,堆在一起的玩偶看上去就像是这满是甜美祝福的节日里最可爱的小点心一般惹人喜爱。更不用说糖果拐杖、圣诞树枝、树顶星星、各色铃铛等等这些物品对于女孩子们的吸引程度了。

而街道上虽然将圣诞树收了起来,但街道两旁的树木上仍挂着小彩灯,阳光折射下,一闪一闪得倒像是颗颗小水晶。

冬季昼短夜长,虽然此时才下午五点,但天际已有金橙色的晚霞铺洒着,好不绚丽。昏时的阳光细碎地留在地平面上,此时照在身上竟有暖洋洋的舒适感。

罗辑正享受着这难得的舒适,就被包荣兴拿手肘捅了捅脊背。

“哎哎小弟,你看那只麋鹿,我怎么越看越有亲切感?”包荣兴捅了罗辑后就收回了手,此时摩挲着下颚一脸思考得十分费劲儿的模样。

罗辑也不知道他说的麋鹿是哪只,只是随意看了眼敷衍了句,“估计是你做梦梦见了。”

包荣兴一脸恍然大悟,又觉得不对还想说些什么,罗辑却已经加快步子往购书中心走去了。

他可是算好了用时的,哪里该花时间哪里该直接跳过。更何况,将时间耗来耗去的耗得错过了末班车可就糟糕了。

谁知包荣兴快行几步跟了上来,凑到罗辑身旁深沉地说了句,“嗯,难怪啊。”

包子这没头没尾地说的都是啥?罗辑一脸见鬼的表情,忙不住地偏头看了包荣兴两眼。

包荣兴此时却不说什么了只大步朝前走去,罗辑费解着却又有什么问不出口只好郁闷地跟上。

 

一番搜寻挑拣后,罗辑终于在六点的前两分钟时选好了书将账结了。

返回地铁站时,罗辑发现包荣兴在经过那条满是圣诞气息的街道时,视线不住地往那些摆了麋鹿玩偶的店面上飘,罗辑总觉得那目光十分的不对劲儿。

 

进入到地铁站准备买票时,罗辑猛地想起了些什么。将装有书的单肩包往包荣兴怀里一塞,就急急忙忙地去拍自己身上的口袋。罗辑忍不住地吞咽唾液,一股紧张感几乎顺着血液遍及了他的全身。

“小弟,你怎么了?”瞧着罗辑一系列不明动作,包荣兴疑惑问道。

罗辑面如死灰,却又带着一些期盼地看向包荣兴,严肃问道,“包子,你身上有钱吗?”

“没。”包荣兴答得那叫一个干脆迅速,“有小弟在,难道还叫老大掏钱啊?”

罗辑是真的面如死灰了。

他怎么就没想彻底些呢?包子出门几乎不带钱,照他的说法就是——“当时看场子靠的都是抄家伙,钱就跟纸一样”。而罗辑的确是算准了用费的,他是打算来回程都乘地铁的,再加上书费,所带的钱也只比欲用费多了几块钱罢了。

包荣兴的陪同在他的预料之外,于是本来一人的来回程车费被一个来程就均分掉了。

罗辑不死心地又掏了掏裤袋,终于掏出了几块钱。

“哦?”包荣兴凑过来数。

——五元七角。

——回程费。

 

 

-3

“小弟小弟,车来了!”包荣兴叫叫囔囔地,大有一番恨不得直接将罗辑衣领一拎甩上车的架势。

面前这辆车,就是他们的回程车——公交车。

车费一人二元。

罗辑费劲儿地挤上了公交车在收银箱中郑重地投入四元,包荣兴却是大摇大摆地跟着上了车。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大多数的工作者都是选择了搭乘了公交车回家。于是并不长的车厢里十分拥挤,窒息感与闷热感此起彼伏,一辆公交车此时像极了一罐塞得满满的沙丁鱼罐头。车中人与人肩挨着肩,脚触着脚,几近密不透风,仿佛连针也无处可落,罗辑和包荣兴勉勉强强才找到了一个容身之地,抬手拉住拉环稳住了身形。

“哎小弟你怎么干事儿的,”再小的人口密度,包荣兴也好像丝毫不觉得逼迫难受,才拉好了拉环就开口了,“出门怎么能连钱也不带够呢!”

罗辑眉毛跳了跳,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可不想在公共场合失态。

“老大教训你呢!小弟你该挺直腰板了受教并且保持一颗感恩的心!”包荣兴说得一脸严肃,好像真的在悉心教导。

“你安静些行不行!”罗辑暗暗磨了磨牙,压低了声音怒道。

“嘿这种口气跟老大说……”包荣兴一句话还没说完,司机突地踩下了刹车,罗辑本来就为包荣兴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恼火没来得及稳住身形,此时由于惯性整个人朝前倾去,眼见着就要倒到前面那人身上,腰间突然有股力道将他带起,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撞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站稳了!哎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小弟呢,”抱怨的声音响在头顶,熟悉的声线却震得他耳膜有些发麻,酥酥痒痒的,罗辑只觉得他的耳朵好像有些发烫。

包荣兴仍没有将他放开,一双手有力地环在他的腰际,甚至有点紧紧搂住的意味。他与那人胸膛是挨得如此近,那人身上的气息像是约定好了一般齐齐地绕在他的鼻翼,钻入他的鼻中。不是烟草熏味儿也不是汗渍味儿,反而是浅浅淡淡的,却令人极其心安的温暖感。

罗辑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心蓦地漏了一拍,惊慌失措地,潜意识就要将人推开。还没等他抬起头来,包荣兴又一大手压住他的后脑勺将他按回了自己的胸膛。

“干啥呢废物小弟!你是不是想真摔一次啊?”包荣兴语气带了点怒意,旋即又叹了口气无比惆怅地说了句,“唉这可真难为老大我了。算了算了,老大会保护小弟的。”

“包子,你让我自己站着……这、这样我都快闷死了!”罗辑想了想终于想出了一个理由,又是急忙地想跟包荣兴拉开些距离,离开那个教他不住脸红仿似发烧的胸膛。

包荣兴终于放开了他。

面上的温度应该降低了些吧……罗辑眨眨眼,再一次去拉拉环,一边告诉着自己不要想太多。

 

 

-4

公交车摇摇晃晃地驶在一段半完工的路段上,罗辑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拉不住拉环。他想告诉自己,只不过是路段有些坎坷,过了后自己肯定能稳稳站住。可是好像身体在以现象极力地反驳他一样,头好像有些晕乎乎的,哈欠也打个不停,甚至因此逼出了几滴生理眼泪,他赶忙拿空手的手背去擦拭,只希望没被包荣兴发现,否则“废物小弟”这个称呼恐怕要取代最原先的“小弟”两字称呼了,虽然两个称呼他都有些抵触。

罗辑偷偷瞄了包荣兴几眼,发现他还稳稳站着,就算是换手拉拉环时,慢吞吞地进行,身形也几乎不怎么被动摇。

会不会是跟身高有关?想了想包荣兴188cm的个子儿,罗辑咬咬下唇,发觉这个猜测有些气人儿。

可无论罗辑如何猜测,他的身体越来越疲惫却是不争的事实。眼皮好似新长了一层,沉沉地压了下来,睡意也席卷而来,眯上双眼的那一霎,全身仿似进入了彻底休息一般,可旋即支持不住站立的睡眠姿势,膝盖猛地一弯曲,罗辑整个人又清醒了过来。而单肩包压得左肩有些疼,罗辑不得不提起包再换一边肩膀来挎着。如此反复几次,饶是罗辑也难受异常,这种想睡不能又始终被东西压着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他努力打起精神来告诉着自己还有几站就到了,然后艰难抬头想去看贴在车厢的左右上空的公交车途经站表。

……这起码还有八个站……

罗辑差点心都死了。

 

包荣兴这会儿倒是安安静静地没再说什么胡话气他,他也得以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如此难受。

熬夜刷题,没有午休,单衣受凉。原本以为并没什么,可这一联系起来就像环环相扣一般导致了罗辑在公交车上的“柔弱无骨”的悲惨遭遇。

不只是第几次打哈欠,包荣兴咂咂舌终于开腔,“小弟啊,你是不是特别困啊撑着些。”

困意强烈的人脾气自然不是太好,罗辑这才想堵一句“特别困又怎么撑得住”包荣兴就已经赶着他出声之前左右张望——竟然是要给他找座位。

罗辑怔了两怔,心上突然有些悸动,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感觉,他再回过神来时,就听包荣兴嘴中念念有词,“嗯这个……这个不行,要尊重女士;嗯这个……”

说了好几个,包荣兴最终还是拍了拍他身边那人的肩膀,“嘿兄弟!你起来把位子让给我小弟吧!”

被拍的那人一脸见鬼的表情。

罗辑也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哎起来起来!你看看你坐的位子可是‘老幼病残孕妇专用座’,你哪儿符合?再看看我小弟,他可是大学生,脑袋是国宝级的呢!起来起来!”包荣兴越说越兴奋,靠着非常的平衡能力,两只手都离开了拉环,此时一脸痞气地挽着袖子,看上去就像是要跟人干架一样。

“包子,你干嘛呢!”罗辑十分想打断他,奈何包荣兴的语速太快他实在找不到空隙插上一句。此时话音刚落他就急忙喝了人一句,然后向那兄弟致歉,“对不起,我朋友太冒犯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那人摆摆手,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正巧此时代表着到站的“叮咚”声响起,由于这个站点是个广场站,不少人在此下车。原本拥挤的车厢渐渐空出了空隙,空气的流通不再沉闷缓慢。

原先被包荣兴拍肩的那人此时也起了身,依旧笑得温和,冲罗辑道,“哎,那位大学生小伙子,过来坐吧。我看你开车时就有些站不稳。坐这儿也是我不对,刚好我到站了。哎你那朋友就是话直了点儿,人还不错,对你好啊……”他也没说什么结束语,再次摆摆手以示告别就下车了。

罗辑迷茫地看着空出来的位置。

“坐啊!”包荣兴颇有江湖气概地冲那人回了个手势就拽过罗辑把他按到位置上坐下,“怎么样老大我帅吧,老大出马一个顶俩儿,位置这不就来了吗。”

罗辑抿紧了唇,硬生生地把那句谢谢闷死在了肚子里。

他真的觉得有必要跟包子补习一下基本的敬语礼仪……等等不对?这怎么觉得像是在教包子以后怎么用敬语去把人家从位置上请起来?

罗辑一脸纠结。

 

“喂喂!老大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你!”包荣兴拿手在罗辑视线前挥了几下,不满道,“小昧光,老大给你找位置是爱护你的国宝脑袋,你可得明白了然后以后好好孝敬老大我!”

“……滚。”罗辑正在想着自己对包子的好意的回应是不是过分了点打算改正一下,闻言后想想也是算了,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间挤出一个字。

包荣兴挑了挑眉还打算教育一下自己这老是不知好歹的小弟,看到罗辑一脸明显流露出的倦意也改了话语,“小弟你困就睡吧。没事儿有老大在不会有人暗算你的。”

罗辑还想撑一撑,但实在是无甚精力,心里吐槽着包子把世道想得也太江湖了,随即双眼一闭直扑周公。

 

昏昏沉沉间他仿似听到谁宣誓般地说了一句话,那声音的主人像是刻意凑到了他耳畔。

“放心吧,老大可是会永远保护小弟的啊。”

 

 

-5

“快起来啊小弟,到站下车了。”包荣兴双手扣住罗辑双肩左摇右晃的,然后看着罗辑迷迷糊糊地起身离座,皱了皱眉想扶一下他。罗辑一个脚步不稳摔地上了可就不好了。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罗辑揉了揉双眼,戴上眼镜确定视野清晰,检查确定没有东西遗漏在车上才转身下车。

这一趟公交车搭下来已经到了七点钟了。夜幕如墨,零星地只有几颗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毕竟是冬天,又入夜了,此时两人一下车就被寒风灌了个满怀。包荣兴由于平时锻炼,体质也不错,此时只是哈了口气搓了搓手。至于罗辑,出门前感受了一下夕阳温度觉得尚是温暖便只穿了三件单衣出门,此时被风一吹,立刻哆嗦了一下身子,忍不住地竖高衣领往里缩脖子,就连牙齿也在微微打颤。

包荣兴毫不掩饰地连啧两声,先是把单肩包夺过了自己跨上,再强制性将罗辑冰凉的双手握过来给他哈了几口暖气,“唉摊上你这么个柔弱的小弟——”

罗辑本来想挣扎开来,但今天公交车上让座的那人所说的话不住地在他脑海里重重复复地闪现。他终究只是缩了缩指尖,便任由包荣兴动作。

“哎你那朋友就是话直了点儿,人还不错,对你好啊……”

就是话直了点儿。人还不错。对自己……好。罗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夜色之下,街道路灯的灯光斜打向那人脸庞,以及在起背后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影。那人低垂着头,握着他的双手,不时朝其哈几口暖气,再试图以自己的手温温暖他冰凉的双手。眉宇之间,满是体贴与专注,不见丝毫痞气,也没有他十句中绝对有三句表达出的对于他这个“废物小弟”的嫌弃。

罗辑只觉得指尖有些发颤,此时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抽回双手,他真怕会暴露出些什么。

 

“走走走,再晚老大他们就该担心啦。”反倒是包荣兴先打破静谧,理所当然地牵起罗辑的左手就朝兴欣的方向走去。

罗辑跟上,却将右手塞到了口袋中。

 

偶尔跟包子出门一趟,貌似也不错——?

 

回到兴欣先是向叶修汇报了一下出门情况,然后他就登陆了《荣耀》。罗辑知道自己虽然理论知识扎实,但论实战经验,估计还比不过兴欣网吧前台的那个小妹阿宁。

账号卡成功载入。罗辑依照惯例,正准备进入难度较低的副本去扎实一下他的召唤控制技术,一个申请交易的消息提醒就闪动着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仅思考了半秒,就将鼠标移上点开。

 

好友包子入侵申请与您交易。

 

包子?罗辑疑惑着接着往下扫。

 

交易物品:麋鹿召唤符(可有效召唤麋鹿,有效期24小时,限召唤师,圣诞活动礼品)

交易金额:0

是否接受?

 

才刚将最后一字看完,就有一条好友信息发了过来。

罗辑点开一看消息内容,仿似能看到电脑的另一端屏幕前包荣兴双眼闪亮,一脸神采奕奕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小昧光老大对你好吧!怪不得我今天觉得那麋鹿那么眼熟呢原来呢!哎给你补一补圣诞礼物吧反正老大我也用不着!老大我可是会保护你一辈子,况且新年要来了,你可得记着回礼啊还得好好孝敬老大我啊!”

 

罗辑哭笑不得地将消息看完,连他自己也没发觉自己此时的心情是多么轻松愉悦。

他又看了一遍消息,然后敲下了一个字眼回复。

 

嗯,偶尔跟包子出门一趟,也不错。

——虽然他不带钱。

但是,没关系。

 

-Fin-


评论(3)
热度(26)

© 千里追风荀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